文化研究国际中心

「边界、身份与污名:新冠病毒疫情下的两岸移动」论坛侧记

  • 2020-04-16
  • yee

 「边界、身份与污名:新冠病毒疫情下的两岸移动」论坛侧记

时间:3/28(六)13:00-18:00
地点:交通大学人社三馆103室

今年年初新冠病毒发生后,在台求学与工作的陆港澳学生和博士后研究员,以及过年回乡省亲的大陆配偶立即面临,因为防疫特殊处置而无法返台、或被迫滞留第三地的窘境。同时,也有在大陆工作的台商和台人因此无法返回工作岗位,甚至在两岸对奕的紧张态势中蒙受不必要的指摘。虽然疫情尚未过去,防疫的边界管制亦未消除,但相关措施已然对他们造成伤害,也让两岸关系的前景蒙上一层阴影。是故,《文化研究》学刊、国立交通大学文化研究国际中心、国立交通大学社会与文化研究所、亚际文化研究国际硕士学位学程联合举办此座谈,关心与认识防疫以及边界处置对于这些来往两岸的朋友们的影响,并展开对于陆籍身份、污名与人权的讨论。同时,也希望透过他们的亲身经验与观察,思考两岸关系的未来。

本次论坛共分两场次,分别为「疾病与污名:陆港澳朋友的感受」、「两岸边界和移动」,与综合讨论时间。由于武汉肺炎疫情影响的缘故,论坛采线上与线下的方式同步进行,除了邀请不克到场的发言人视讯参加会议外,也开放有兴趣的学者与民众透过视讯参与讨论。(以下发言纪录已匿名处理)

在第一个场次中,发言人大多从自身在这段期间的遭遇与由之引发的感受出发,叙说台湾政府在防疫初期以国籍而非旅游史区分入境人士进而给予差异对待之政策的不合理与反科学,并再进一步引申说明如此差异对待所反映的社会条件与氛围;除此之外,亦有论者说明自身如何透过在台的陆生网络试图以连署向有关单位陈情,并进一步透过如此在台的公民参与达到培力与赋权。而论者们观察到的也不只来自政府单位的差异对待,发现网络上存在着众多针对中国政府、居民与处境的负面言论。有论者从社会理论切入,指出这样的情况实际反映了陆生与中国人实则被视为病毒的替罪羊——对无形病毒的焦虑与无能为力借此转移至可见可被挞伐的特定群体。总的来说,肺炎的疫情所揭开的是中国与台湾两国间僵持已久的对峙处境,而我们应当在认知到如此事实下进一步实事求是地进行讨论,譬如台湾的各政策(不只此番出入境管制)间针对中国国民排他性与制度性差别对待是否合理?在台的中国居民间如何与彼此合作、与在台的同情其处境的各方人士合作,动员并形成有建设性的力量?或者,更进一步透过这次的事件全面检讨,台湾政府对众多非公民长久以来在制度上保障的匮乏。

第二场次的发言人则更不限于从这次事件发言,论者们或是从自身研究进一步加以诠释,或是从往返中、台两地间的生命经验出发分享,亦或由自身在各场域间所具的不同角色立论。譬如,有论者试图历史化地说明此番差异政策的历史脉络与来由,并进一步以边界穿透与网络社会两个面向重新反思与开展两岸交流的既有限制与未来可能;另位论者则指出,必要的是跳出国族与民粹视野的裹挟,才有可能开启两岸间真正的沟通,否则无助于已不甚乐观的现况。此外,也有发言人透过细致地分享在台求学及其后回返中国的心境差异,指出两岸关系的复杂性如何具体而微地体现在其日常生活,而台湾方面的政策差异又如何在其生命经验中发生效应。而拉开从生命经验与故事出发,也有发言人从较为理论性的角度切入,讨论共同体的划界在中、台历史上如何作用与发酵,现今社会(政府与民间)的划界逻辑又反映了怎么样的心态;与此有关的,是另位论者指出,现今中、台关系的划界实则承继台湾政治史上蓝绿恶斗的血肉,在绿营于年轻人间大获全胜之后,中国接替成为万恶渊薮。

最后的综合讨论时间中,有提问者质疑,当与会的发言人不约而同地以「歧视」命名台湾政府对中国居民的差异待遇时,又如何考虑国际政治上台湾受到中国政府的打压?此外,在命名的问题上,既然在WHO对命名规范提出修正后仍旧称非洲猪瘟为非洲猪瘟,为何武汉肺炎不能是武汉肺炎?有听众以应当区分中国「政府」与「人民」回应第一点,而第二点亦多有发言人回应。此外,亦有现场听众进一步拉出,现今台湾社会所弥漫着排中的情绪,实际上能接合到当今亦泛滥于欧美国家的国族主义——排外已然成为保守派面临危机时用以巩固其政治议程的修辞。总的来说,比较多的提问仍关切的是如何处理中国与台湾的对立与出路。有现场听众指出,诚然中国政府对于台湾多有打压,但以报复的逻辑来应对中国政府的待遇终究是走进死巷、固着在无用的对立框架;而一位发言人进一步分享,具体处理的方式以发洩式的小打小闹终究是无用功地胶着于对立,对实际解决问题无有用处,具体的解方或是人民与人民间设身处地、切实地具体沟通及交流。正如最后的发言人总结指出,共同体虽划界而确认出差异,但其意义不在僵守于此,而是认识彼此进而共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