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研究国际中心

「墙的另一边」演讲侧记

  • 2021-06-15
  • Kevin

「墙的另一边」演讲侧记
(记录者:社文所博士生郑琪)


本次演讲的主题为「墙的另一边」,是艺术行动与社会实践系列演讲的第二场。值得注意的是,此处所讨论的并非是实体空间意义上的墙壁,而是没有行迹的虚拟之墙。


讲者罗琇如是文化研究国际中心的博士后研究员,她首先以2020年2月期间的个人经验开场,讲述了自身在新冠疫情爆发初期的微信群组使用经验。鉴于中国大陆的全面媒体管控,部分网民在当时自主搜寻外国媒体关于新冠病毒的新闻报导,并在微信群组中以截图的方式进行传播。随着禁止发布有关病毒言论的风声出现,群组的内容开始转向日常生活的图片分享。一方面渴求更多的资讯和线索,同时又困囿于诚惶诚恐的自我审查,这是网络监控之下中国社群媒体使用者表达实践的一个截面。


演讲的主轴是源自于古代中国战国时代道家代表人物庄子所提及的「江湖」概念。庄子的「江湖」原本传达的是一种乌托邦式的自由想象,讲者则在对中国的研究中讨论了民间所采取的日常的江湖伎俩。这些伎俩既包括网络空间中与审查体系斗智斗勇的猫鼠游戏,也囊括了线下实体场景中的创造性艺术实践。


在798,草场地,宋庄等位于北京及其周边的艺术街区,艺术家们通过艺术创作的形式来实现社会介入。自我界定为体制外的群体,在艺术家城市和乡村之间移动的艺术家参与到乡村复兴当中。讲者描述了2013年秋季的「白庙艺术计划」:在同质化的农村城市化浪潮中,由艺术家们提出不同的计划,用艺术行动打造乡村改革的样板区。


根据Manuel Castells关于数码技术与社会运动的研究,被社群媒体技术所赋权的民众得以自我联结与组织,发起自主性的抵抗行动。将先进的技术投入到网络社会监视中,中国的经验演示了另一个版本的抵抗故事。在标志性的防火长城(Great Firewall)以外,中国的网络审查系统有着多重运作模式。无论是触发敏感词库的直接删除,还是投放审查员引导舆论,都在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着网民的表达方式。从「河蟹」(和谐)的谐音指代,到艾未未的草泥马艺术创作,都可被视作是网民对权力凝视(gaze)的重新定向。在此过程中,墙内网民习得独特的江湖伎俩:在审查红线之间游走,以机智的方式实现资讯攫取,阅读以及传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