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研究国际中心

Mikkel Bolt Rasmussen “Trump’s Counter-Revolution” 演讲侧记

  • 2019-05-29
  • emily

Mikkel Bolt Rasmussen “Trump’s Counter-Revolution”
社文所 陈韦勳

丹麦学者 Mikkel Bolt Rasmussen  5 月 24 号在交通大学发表「川普的反革命 (Trump’s Counter-Revolution) 」主题演讲,分析川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所反映出的多元文化—新自由主义政经结构危机,以及川普如何通过「伟大美国梦」的国族工人阶级召唤强力摘除 2008 年金融危机后几年间逐渐萌生的佔领运动、黑人运动新芽。Mikkel 主张面对川普现象,我们需要重回 1970 年代新自由主义准备席捲全球的政经历史以更新语汇、概念来面对、认识当代——诸如民主、法西斯主义、反革命等——矛盾。
Mikkel Bolt Rasmussen 现任职于丹麦哥本哈根大学艺术与文化研究所 (Department of Arts and Cultural Studies),当代艺术史学家、政治理论家。如同当代艺术对于观众能动性的关注,其研究兴趣从当代艺术跨向西欧、北美前卫运动、政治哲学领域。Mikkel 目前累计七本丹麦文、五本英文专书,包含 Crisis to Insurrection: Notes on the ongoing collapse (Minor Compositions, 2014)、Hegel after Occupy (Sternberg Press, 2018)、Trump's Counter-Revolution (Zero Books, 2018) 等,发表文章主题涵盖左翼革命传统、当代艺术等,见于 Multitudes, New Formations, Oxford Art Journal, Rethinking Marxism 等期刊。
「川普的反革命」演讲架构与 Mikkel 于 2017 年春天写成的同名专着(并于隔年 2018 年出版)有些许差异,演讲中他对于川普的分析主要由「危机-革命-反革命」与「晚近法西斯主义-民主」两条轴线交织而成。Mikkel 引用隐形委员会 (invisible committee) 写于 2015 年的一句「动乱来了,终于」来涵盖从 2011 年开始在雅典、伊斯坦堡、香港、巴黎、里约、美国等全球此起彼落的抗争运动,这些脉络各自不同的运动在他的分析中正是新自由主义从 1970 年代盛行至今终于遭逢危机的征候。然而这些由下而上的「革命」没能持续多久,强人政治在全球各地兴起,原来的「反体制」快速地被一股传统国族主义复甦力量所佔据,这个佔据正是「反革命」的核心意涵,于是川普表面上成为反抗腐败体制的象征,但在掌握国家机器后转眼便显现出本质,展开强力内部整肃,就像川普面对始自 2012 年的黑人平权运动 Black lives matter 所作的回应——“Blue lives matter” ——警察、国家秩序才是受害者,国家需要采取更强力的行动来压制暴乱、剷除异己。
在「反体制」大旗下的川普本质究竟是什么?答案是两条分析轴线交会之处,也就是同时向内部贪腐、外部敌人宣战的法西斯经典面貌,Mikkel 称之为「反—反法西斯」(“anti-anti-facism”)或是「以国族为框架的民主」(“national democracy”)。通过 Walter Benjamin 的政治美学理论,Mikkel 指出川普的伟大美国梦所指涉的「美国」,不是作为国家的「美利坚合众国」,而是一个精神性的、神话色彩的「美国」符号,这是一个虽然存在种族、宗教差异、但反多元的政治符号。将种族主义转化为生产-消费的资本主义逻辑、将工人阶级的不满推给外来移民、将气候危机看作国家竞争的骗局,全球性的政经结构危机成为川普超国族主义 (ultra-nationalism) 的温床,这正是晚近资本-法西斯主义的运作逻辑,以混乱的现实催生人们对于安定、正统、强权的想像及需要。
在现场讨论的阶段,参与者们提出殖民-帝国主义与法西斯主义、新自由主义的关系需要被进一步分析,例如移民工人阶级、全球化的布尔乔雅阶级等族群无法被轻易纳入 Mikkel 提出反革命的超国家主义结构;以及主持人 Alain Brossat 针对讲者的马克思立场——四十多年的西方新自由主义危机、资本主义矛盾「最终」将爆发——指出事实上如 Gilles Deleuze, Félix Guattari 主张——资本主义的成长倚赖矛盾、危机,战争仅是一种资本主义的调节过程,问题的核心仍然是如何跨越种族与阶级之间的理论边界;此外还有关于东南亚在所谓「后殖民时期」的欧美新自由主义化应该被如何理解、台湾最近的多元文化-新自由主义与保守派政客、工人阶级的张力与川普反革命分析间的对应关系等等丰富、深入的讨论。透过比较视野,丹麦学者 Mikkel 所发表、以美国作为案例的川普分析在亚洲被脉络化,西方马克思传统在亚际复杂的种族、国族、阶级议题讨论中被挑战、深化。事实上只有通过不断的跨界沟通,才能产出对当代全球视野中各种诡谲、矛盾现实的细致认识。

This is an image  This is an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