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研究國際中心

瀏覽人次: 524

記憶的鬥爭與走出革命政權的過程:以蘇聯、中國、伊朗為比較案例

記憶的鬥爭與走出革命政權的過程:以蘇聯、中國、伊朗為比較案例
- 由交通大學社會與文化研究所朱元鴻提出

革命政權的結束以及其後復甦的歷史動態不可避免地更新並重新詮釋了我們先前所分析解釋社會革命的「發生」與「結果」。在革命後建立的真理政權是個整體的文化工程。革命菁英的意識形態不僅成為動員人民積極奉獻的修辭語彙,也是令人民盲目於運動迫害的崇高理念。從新聞言論控制與思想教育,到網路時代防火長城的監控與隔離,是廿世紀蘇聯(1917-1991)、中共(1949迄今)、伊朗伊斯蘭共和國(1979迄今)三個革命政權鞏固統治沒有例外的文化條件。相對的,敘事、真相與記憶的鬥爭就成為侵蝕瓦解革命政權的過程。本研究將充分熟悉蘇聯解體前十年間的記憶鬥爭,以及解體後俄國與東歐各國迄今廿餘年經歷轉型正義的記憶政治,做為比較分析的案例則關注於中國自1989天安門事件以來以及伊朗2009年的綠色抗爭被鎮壓以來的記憶鬥爭。這項比較歷史的社會學興趣,將以1989-1991影響世界深遠的廿世紀歷史事件為背景,同步關注於可能將在廿一世紀兩個影響世界深遠的歷史事件。

關鍵詞: 革命政權的解散,真理政權,記憶的鬥爭,歷史再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