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研究國際中心

瀏覽人次: 312

老化的現代性


議題1「老化的現代性」

本研究由交通大學社文所朱元鴻提出


本研究關注的是在歐洲、美國、東亞的已開發國家,包括日本、南韓、臺灣,出現了一些共同的、相互環扣著的、先前歷史未曾有過的(因此是「現代性」前沿的)嚴峻現象與問題。這些問題包括在沒有饑荒、瘟疫與戰爭的狀態下由於出生率銳減的人口快速萎縮,勞動力投入的萎縮,內需消費動能的衰減,薪資長期停滯(美國男性薪資中位數停滯在1980s,日本平均薪資1997-2015期間萎縮了將近四分之一而且同期間日本資產價值的同步萎縮),年金體系的危機與崩潰,美國日本與歐洲各國政府債務的破表,企業與個人債務(房貸、學貸與消費貸款)顯著增加,20年前在日本南韓臺灣受到爭議的「啃老族」或是成年子女長期住留父母家中的Accordion Families (K.S. Newman)近年也成為美國與歐洲日漸普遍的社會現象,在日本出現的hikikomori(繭居族)、不戀不婚的herbivore men(草食男),歐美男性在對於女性主義造成文化與法律上不利男性狀況的反動而拒絕親密關係與婚姻的MGTOW(Man Going Their Own Way)潮流。上述系列現象是21世紀已開發國家共同經驗的「現代性」前沿,而其間的關係是相互增強以至於循環惡化的。倒反過來敘述,則親密關係的解離、避孕科技的發明、女性普遍受高等教育進入專業職場、以及無咎離婚(no fault divorce)等現代性的立法使得家庭制度與生育功能脫鉤,造成人口上注定銳減而且難以挽回的趨勢,勞動投入以及消費力的疲弱,伴隨著的薪資停滯、青年失業或是低薪工作的貧窮(youth working poverty)、年金體制的破產,以及國家債務破表。歐洲不僅已經瞭解因其人口危機將使得人們所知的歐洲文明難以為繼,因此焦慮於兩難且不可避免的移民難民問題以及接踵而至的文化衝突。相較於一個世紀之前歐洲古典社會學家關切的問題以及藝術運動投效於法西斯與布爾什維克的未來主義(Futurism),當前歐洲理論關切的議題則是「債務治理」(Governing by Debt, Lazzarato),「即將到臨的沒有未來」(“the coming of no future”, Beradi),或Zygmunt Bauman 所謂暮然回首的「昨日托邦」( Retrotopia) 。本研究計劃的提問是:「現代性」會不會老化?在「現代」概念出現於15、16世紀,指涉著一個有別於先前的、不一樣的時代,那麼五百年後,21世紀的「現代性」環繞著什麼樣的爭議,出現了什麼有別於先前的,受到我們關切的議題?全球化仍然是爭議的焦點,氣候變遷與環境的挑戰,成為當前匯聚世界政治的一項新關注。簡言之,本研究計畫探討不是在既有現代性尺度之下追求經濟成長(growth)與發展(development) 的開發中(developing)社會如南亞、中東與非洲,而是在於已開發的(developed)地區如歐洲、美國、東亞的日本南韓臺灣社會經歷到現代性演化(或老化)的前沿問題。中國將是個有趣的邊界參考。中國仍是個開發中國家,卻已經具備了老化現代性的因子,例如一胎化政策導致的人口效應,以及過去十年進入年金體系,都使得本研究關切的系列現象預期將成為四分之一個世紀之內逐漸出現的問題。本研究不侷限於任何國別之內看待問題,而是在數個世紀「現代性」演化的視野之下,將臺灣社會成為爭議焦點的當代議題置入更深廣的比較研究脈絡中尋求理解,同時對於「現代性」概念的演化提出反省與理論性的解釋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