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研究國際中心

回顧 | 第三世界當代思想系列演講系列2-2“敘利亞的巴勒斯坦人:破碎社群的浩劫記憶”

  • 2016-05-31
  • 唐 慧宇

敘利亞的巴勒斯坦人:破碎社群的浩劫記憶
Palestinians in Syria: Nakba Memories of Shattered Communities


by Anaheed Al-Hardan (American University of Beirut, Lebanon)
2016.4.13 14:00-17:00
新竹交通大學人文社會學院二館106室
Room 106A, HA Building II, NCTU, Taiwan

在前場演講中,Al-Hardan教授提到1948年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土地上發動戰爭建國的過程,是在短短六個月之間,令原本一百多萬巴勒斯坦人之中約九十萬人被迫流離失所,超過五百個村莊被摧毀,十多個都會地區的人口被「清空」。透過這樣的暴力過程在巴勒斯坦土地上建立的以色列,不只終結了巴勒斯坦作為一個政治實體存在的可能,還有它作為社會實體存在的可能,因此在阿拉伯文以「Nakba」稱之,意思是「浩劫」(catastrophe)。這個概念如何在巴勒斯坦人的流亡經驗中成為一個主要的基軸,並且在往後的數十年間歷經種種轉變,是本場演講的主軸。

Al-Hardan教授首先從知識史的角度說明,Constantine Zurayk首先在他1948年發表的文章中將這場戰爭的後果形容為「Nakba」,因為這是阿拉伯世界國家聯軍敗北的結果。作為回應,他提出應該要有一個泛阿拉伯世界的統合體與解放、去殖民行動,此時巴勒斯坦是作為在阿拉伯世界的一部份而進入此進程。但到了1967年的六月戰爭,阿拉伯聯軍再度被以色列擊敗,甚至還失去部分土地,於是1948年的「Nakba」本身的意義逐漸消失,變成是被1967年的新「Nakba」再現。

同時隨著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的出現,該組織的首要目的也窄化為要取回在1967年被以色列所佔領的失土。當「Nakba」在1980年「重新出土」時,是做為一個以巴勒斯坦而非阿拉伯世界為語境的概念,回應到的是巴勒斯坦的解放與回歸故土的失敗。這波「出土」的主要推手是一些想要重新復興對於自身家園記憶的巴勒斯坦人,動機是對抗奧斯陸協定(Oslo Accords),該協定設立一個無民意基礎的巴勒斯坦當局(Palestinian Authority),在作有關巴勒斯坦的重大決策時完全排除數量龐大的巴勒斯坦難民的意見,結果做出一個放棄了把巴勒斯坦全土整體解放的決議,實際上只是在掩護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土地上的殖民行為。有鑑於此,巴勒斯坦人民之中開始出現將有關1948年「Nakba」的「記憶」與「回歸故土的權利」相結合的行動,也就是透過重現、重述曾經在巴勒斯坦土地上生活的「記憶」,讓巴勒斯坦人回歸故土的權利得到證明,這也成為近年巴勒斯坦人在提出政治與身份認同時的有力動員力量與資源之一。

(原文出處:亞際書院,Inter-Asia School)

This is an image   

This is an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