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研究国际中心

浏览人次: 1210

移工权益、法律商榷与跨地连结


议题2 「移工权益、法律商榷与跨地连结」

本研究由交大博士后研究员陈炯志提出

本议题结合前一个议题,透过各种形式的发声,扩大与台湾社会的对话,并汇整这些意见成为政策白皮书。核心议题包括:(一)移工孩子。目前的困境是,基于人权考量,陆续取消了外劳怀孕即遣返,以及体检验孕的规定。但后续问题则是,对于实际怀孕的工作中移工,以及生下的孩子,尚未有配套措施协助,仅留下少数民间组织接下了协助与照顾的责任。如果延续一开始的立意良善,在台怀孕的移工,能否有其他的选项?例如,能否结合台湾政府、国外政府与移工三方共同承担,提供移工平价托育机制,让移工可以继续在台工作,并就近或经常的照顾自己的孩子。至于费用的制定,可以参照几种不同面向,包括目前台湾的托育费用,以及外国政府可能的补助,以及移工可负担费用。让这目前尚无可抑制的跨国劳力迁移,多增加人的考量,以及减少未来付出的社会成本,对输出国与接收国都是。(二)农业缺工与失联移工。台湾目前正面临农业劳力短缺,农委会前后构思了几种不同方案,包括鼓励大学生回乡,试办开放农业外劳,以及目前的两种构想,开放目前在台移工假日至农场打工,与开放东南亚籍年轻人来台短期农业打工。这些讨论与另一个现实状况平行发展,台湾目前有超过五万的失联移工,而根据非系统性的研究,多数失联移工转往台湾的中南部乡下与山区的农场工作。台湾农业缺工的问题,与大量移工失联转往农业部门,台湾社会,包含学术界与民间组织,能否有足够的能量一起讨论,并制定出合理的政策,解决这个问题?每次跨国劳力迁移政策发生较大转变,都会需要一定的转换机制与时间。以沙特阿拉伯为例。假的工作签证交易在沙国非常盛行,并且也衍生出许多问题,包括签证的交易价格攀升与假签证的问题。为解决这问题,沙国祭出打假政策(Crack Down),提高对于假签证的罚则,但同时有一个大赦的宽限期,在这时间自首回国的假签证持有者免于受罚。跨国劳力迁移深植到输出国与接收国社会,并不会因为一次性的政策就完全解决,但却透过这样一次又一次的修正与努力,逐步达到一个相对更能够让不同群体「共在」的理想。(三)家务移工。家务移工一直是最易受害的工作类别,当然也有反过来的情况。制度上,家务移工不在劳基法保障范围,虽然规定上每周有一天休假,但实务上这一天的休假经常被几百元的加班费取代。另外,因为各个雇主的工作需求不同,也衍生出轻重不一的工作负担与对工作时间的需求。工作场所是在雇主私领域,因此也相对面临了更多肢体暴力与性骚扰甚至侵害的可能性。TIWA曾经提出家事服务法,希望能够给予家务移工基本的休息时间保障,只可惜在当时的社会氛围未能让这样的议题获得充分讨论。在目前台湾与全球性的普遍氛围下,可以重新检视他们的工作条件,并在政策上逐步实施。这个计画将结合学术界对于议题的深入掌握,不论是法律界、政治哲学,或是参照其他国家在制度上的比较研究,与民间组织长年在移工议题上耕耘所累积丰富的接触与解决问题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