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研究国际中心

浏览人次: 1067

老化的现代性与凋零城镇


议题1「老化的现代性与凋零城镇」

本研究由交通大学社文所朱元鸿提出


本研究关注的是在欧洲、美国、东亚的已开发国家,包括日本、韩国、台湾,出现了一些共同的、相互环扣着的、先前历史未曾有过的(因此是「现代性」前沿的)严峻现象与问题。这些问题包括在没有饥荒、瘟疫与战争的状态下由于出生率锐减的人口快速萎缩,劳动力投入的萎缩,内需消费动能的衰减,薪资长期停滞(美国男性薪资中位数停滞在1980s,日本平均薪资1997-2015期间萎缩了将近四分之一而且同期间日本资产价值的同步萎缩),年金体系的危机与崩溃,美国日本与欧洲各国政府债务的破表,企业与个人债务(房贷、学贷与消费贷款)显着增加,20年前在日本韩国台湾受到争议的「啃老族」或是成年子女长期住留父母家中的Accordion Families (K.S. Newman)近年也成为美国与欧洲日渐普遍的社会现象,在日本出现的hikikomori(茧居族)、不恋不婚的herbivore men(草食男),欧美男性在对于女性主义造成文化与法律上不利男性状况的反动而拒绝亲密关系与婚姻的MGTOW(Man Going Their Own Way)潮流。上述系列现象是21世纪已开发国家共同经验的「现代性」前沿,而其间的关系是相互增强以至于循环恶化的。倒反过来叙述,则亲密关系的解离、避孕科技的发明、女性普遍受高等教育进入专业职场、以及无咎离婚(no fault divorce)等现代性的立法使得家庭制度与生育功能脱钩,造成人口上注定锐减而且难以挽回的趋势,劳动投入以及消费力的疲弱,伴随着的薪资停滞、青年失业或是低薪工作的贫穷(youth working poverty)、年金体制的破产,以及国家债务破表。欧洲不仅已经了解因其人口危机将使得人们所知的欧洲文明难以为继,因此焦虑于两难且不可避免的移民难民问题以及接踵而至的文化冲突。相较于一个世纪之前欧洲古典社会学家关切的问题以及艺术运动投效于法西斯与布尔什维克的未来主义(Futurism),当前欧洲理论关切的议题则是「债务治理」(Governing by Debt, Lazzarato),「即将到临的没有未来」(“the coming of no future”, Beradi),或Zygmunt Bauman 所谓暮然回首的「昨日托邦」( Retrotopia) 。本研究计划的提问是:「现代性」会不会老化?在「现代」概念出现于15、16世纪,指涉着一个有别于先前的、不一样的时代,那么五百年后,21世纪的「现代性」环绕着什么样的争议,出现了什么有别于先前的,受到我们关切的议题?全球化仍然是争议的焦点,气候变迁与环境的挑战,成为当前汇聚世界政治的一项新关注。简言之,本研究计画探讨不是在既有现代性尺度之下追求经济成长(growth)与发展(development) 的开发中(developing)社会如南亚、中东与非洲,而是在于已开发的(developed)地区如欧洲、美国、东亚的日本韩国台湾社会经历到现代性演化(或老化)的前沿问题。中国将是个有趣的边界参考。中国仍是个开发中国家,却已经具备了老化现代性的因子,例如一胎化政策导致的人口效应,以及过去十年进入年金体系,都使得本研究关切的系列现象预期将成为四分之一个世纪之内逐渐出现的问题。本研究不侷限于任何国别之内看待问题,而是在数个世纪「现代性」演化的视野之下,将台湾社会成为争议焦点的当代议题置入更深广的比较研究脉络中寻求理解,同时对于「现代性」概念的演化提出反省与理论性的解释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