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研究国际中心

回顾 | 第三世界当代思想系列演讲系列2-2“叙利亚的巴勒斯坦人:破碎社群的浩劫记忆”

  • 2016-05-31
  • 唐 慧宇

叙利亚的巴勒斯坦人:破碎社群的浩劫记忆
Palestinians in Syria: Nakba Memories of Shattered Communities


by Anaheed Al-Hardan (American University of Beirut, Lebanon)
2016.4.13 14:00-17:00
新竹交通大学人文社会学院二馆106室
Room 106A, HA Building II, NCTU, Taiwan

在前场演讲中,Al-Hardan教授提到1948年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土地上发动战争建国的过程,是在短短六个月之间,令原本一百多万巴勒斯坦人之中约九十万人被迫流离失所,超过五百个村庄被摧毁,十多个都会地区的人口被「清空」。透过这样的暴力过程在巴勒斯坦土地上建立的以色列,不只终结了巴勒斯坦作为一个政治实体存在的可能,还有它作为社会实体存在的可能,因此在阿拉伯文以「Nakba」称之,意思是「浩劫」(catastrophe)。这个概念如何在巴勒斯坦人的流亡经验中成为一个主要的基轴,并且在往后的数十年间历经种种转变,是本场演讲的主轴。

Al-Hardan教授首先从知识史的角度说明,Constantine Zurayk首先在他1948年发表的文章中将这场战争的后果形容为「Nakba」,因为这是阿拉伯世界国家联军败北的结果。作为回应,他提出应该要有一个泛阿拉伯世界的统合体与解放、去殖民行动,此时巴勒斯坦是作为在阿拉伯世界的一部份而进入此进程。但到了1967年的六月战争,阿拉伯联军再度被以色列击败,甚至还失去部分土地,于是1948年的「Nakba」本身的意义逐渐消失,变成是被1967年的新「Nakba」再现。

同时随着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出现,该组织的首要目的也窄化为要取回在1967年被以色列所佔领的失土。当「Nakba」在1980年「重新出土」时,是做为一个以巴勒斯坦而非阿拉伯世界为语境的概念,回应到的是巴勒斯坦的解放与回归故土的失败。这波「出土」的主要推手是一些想要重新复兴对于自身家园记忆的巴勒斯坦人,动机是对抗奥斯陆协定(Oslo Accords),该协定设立一个无民意基础的巴勒斯坦当局(Palestinian Authority),在作有关巴勒斯坦的重大决策时完全排除数量庞大的巴勒斯坦难民的意见,结果做出一个放弃了把巴勒斯坦全土整体解放的决议,实际上只是在掩护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土地上的殖民行为。有鑑于此,巴勒斯坦人民之中开始出现将有关1948年「Nakba」的「记忆」与「回归故土的权利」相结合的行动,也就是透过重现、重述曾经在巴勒斯坦土地上生活的「记忆」,让巴勒斯坦人回归故土的权利得到证明,这也成为近年巴勒斯坦人在提出政治与身份认同时的有力动员力量与资源之一。

(原文出处:亚际书院,Inter-Asia School)

This is an image   

This is an image